秀文日记二:忘不了你的柔情
推荐:1星  点击:8111  评论:10  作者:我住七楼A 来源:心动社区

  我,秀文,出生在一个奇怪的家庭,之所以我不用“悲惨”和“不幸”,即使所有认识我的人是这么认为,但我仍然觉得,只是奇怪而亦。
  
  在我读高中、小弟读初中的时候,我的父母离婚了,然后又复婚,然后又结,再然后又复,如此反复,如此奇怪,就像一场闹剧,如此之平常,又是那么的奇怪。直到我妈妈嫁给比她小好多岁的,现在我叫叔叔的男人,这场闹剧才算是OVER。
  
  我不知道我的家庭为我个人的性格和生活带来了什么,我无从选择命运赋予我的东西。所幸的是,我仍然能继续读书,直到大学毕业,可能是因为家庭不完整的原因,我大多数时间留在了学校,努力学习。业余时间,我在学校倒卖文具饰品之类的东西,我过早的认识了社会,过早懂得凭我的聪明才智从社会拿到本不属于我那个年龄该得到的财富。
  
  2005年12月,在和七楼分开后的三个月里,我的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曾经在orage.com一起同甘共苦的台湾同事,把我们几个带出来成立了这家公司,可是如今公司的业绩让我们之间相互指责,虚伪的应付着对方,这让我感到很烦,很忧虑,我无所适从。直到过年前一个月,经历很多事情,我才顺利从公司辞职出来,走出大门的那一刻,我感觉几年没有过的自由和舒坦。
  
  七楼自从那天走后,与我预期的那样,再无音信。同样,我也没有出现在心动和情网。我们都能理所当然的接受这个事实,当然我们不会俗套的接受那是“一夜情”的说法。弹指之间三个月过去了,所有的一切都应该烟消云散了吗?
  
  
  
  2005年底,我提前一个月回到了老家,见到了我的表姐,表姐这两年做服装生活赚了一些钱,自己买了一套房,有一个男朋友,相处好些时间,但一直没结婚。表姐最得意的就是,只要一吵架,她就可以指着大门,冲着那可怜的男人大吼“滚出去!”
  
  有两年时间没有见过表姐了,现在的她比过去显得更漂亮,更有丰韵了。她见到我异常的兴奋,非要我住在她家,她说有好多好多话要和我说,我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一点都不像那个比我大三岁的表姐,而我,就要显得深沉多了。
  
  我从小到大过惯了独立生活,养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我为此感到庆幸,也感到特别失落,我曾经很悲伤的告诉七楼,性格让我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我这个年龄应该有的东西,比如爱情。
  
  大学毕业以后,在orage.com,结织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他是一个戴着深度眼镜的书呆子,坦白讲,我对他谈不上爱,他对我的百依百顺曾经让我决定委此一生。菜菜说,被爱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归宿。
  
  可是久而久之,我开始生厌他的懦弱和无知,我无法忍受什么事都要我做主,都要我说话的生活。我不甘心这样委屈一生,我也想寻找我的真爱,爱与被爱,我选择爱,我梦想有一天能义无反顾的爱上一个人。在七楼深圳“南巡”的六个月前,我自私的选择了分手,尽管我重重的伤害了那个愿意为我付出所有的男人,时至今日,我仍然感到无比的愧疚。
  
  分手以后,我心里曾暗暗订下两个条件,第一就是他要有一点大男子主义,第二就是他要能管得了我,我实在不想再管人了,那样很累。
  爱一个人,是多么的幸福,多么满足,这种感觉直至我遇到了七楼。他那判逆的性格让我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好感,当我有错无错时,他都会毫不客气的训斥我,强行让我做这个做那个,但我心里却感到一种彻底的放松。虽然他那自恋性格让我多少感到恶心,不过也有些可爱,有些满足,时不时还能成为我取笑他的把柄,然后他就会眨巴眨巴着那小眼睛委屈状……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2005年的冬天,阴阴沉沉。
  
  我不知道我是在休息还是在疗伤,每天无所事事的在表姐家晃悠着。从来没有过的压抑在我心里积蓄,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
  
  春光满面的表姐看到我这样子,没有一点办法,我的勉强微笑无济于事,我不善言词,没有怎么跟她说,当然,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姐也没有主动问起我什么。
  
  后来表姐问我是不是去年一直在学法语,我说是,虽然我的英语已经八级,但因为工作需要,我从去年开始,对着电脑学习法语,只是一直没有学习法语的环境,我始终都学得不好。
  
  表姐突然一反常态的大方,愿意赞助我到法国学法语,说那边的环境好,一年下来,我应该会进步很大,顺便也出去散散心。后来我才知道,她的新任男朋友在一家留学公司,正好用我的事当成一次考验,撮合了我的法兰西之行。
  
  姐妹俩的手指在地图上摸索了好多圈,最后定格在卢瓦尔河畔的图尔大学,Tours,保留着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城市。尽管表姐男朋友列举了许多知名大学让我选择,但我还是凭女人的直觉,选择了这个达芬奇晚年生活的城市,我喜欢达芬奇这个多才多艺的男人,仅此而亦。
  
  我想起远在上海的七楼,其实有很多次,我尝试重新寻找一个人,找一个比他更好的男人,事实上,我的身边也有这样的人…只是,女人真的很奇怪,即使如何耐不住寂寞,也不会糟蹋自己的感觉。
  
  许多个夜晚,许多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我躲在黑暗里,相思,像虫一样地慢慢啃着我的身体,直到我成为一个空茫茫的大洞…我,终于在那个寒冷的夜晚,我彻底的崩溃,无法忍受心底的空虚,拿起手机给那个长长的号码,发送了一条短信“七,我想你”。
  
  那个晚上,辗转难眠,重复拿起手机又失望的放回去,我是多么的希望他,哪怕是回一句“嗯”我都会满足,对他,我不敢奢望太多。我想起他曾经在我嘴唇上留下的那个“章”,想起那个结实的拥抱,想起那个烙在心底的笑容。夜是那么的长,窗外的雨,是我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那一天。
  
  第二天早上,我告诉自己,我要去上海。
  
  
  
  菜菜曾对我说,女人这一辈子,只会遇到一个好男人擦肩而过。我一直很崇拜菜菜的,她总是有那么多哲理。她其实很无聊的,隔三差五的深夜时分,都会给我讲电话,记性不好的我总能逗得她开怀大笑,当我心情不好时,她就在电话那头给我念王小柔的《都是妖蛾子》。
  某一天,她灵机一动醒悟点什么,希望我们之间的这个习惯能一直保持,而我言不由衷的答应了她。我问她心情怎么样,她说,外面阳光普照,我在欣赏我的的橘黄色窗帘。我说什么意思,她只是笑了一笑,什么也没有说。
  
  我告诉她,我想去上海找七楼,菜菜仿佛眨了一眼,问我,决定了吗?我肯定的说,是。
  菜菜说,坦白讲,过去我从不看好你们,你们的感情只是那种瞬间美,不见得能经受时间的考验。
  那现在呢?我问菜菜。
  现在嘛,菜菜在电话那端扶了扶眼镜,不好讲,男人就好比洋葱,要想看到洋葱的心,就需要一层一层去剥。但是你在剥的过程中会不断的流泪,剥到最后才知道原来洋葱是没有心的!
  
  忘忧的荷儿算是我的fans,偶尔也会打个电话向我问好,这位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总会向我请教一些希奇古怪的问题,我也弄不懂每次我的回答总让她心满意足,可是我的感情却面临一个解不开的结。
  
  我告诉荷儿,我要去上海找七楼。荷儿春心荡漾,笑嘻嘻的说“那小子啊,不太对劲啊,近段时间老逼着我给她看照片,我看他太无赖,没有给他……”
  
  2006年3月5日,表姐为我买了两张机票,一张是从张家界飞往上海,一张是从上海飞往巴黎。这样的行程并非我刻意安排,而是只有上海才有飞往巴黎的航班。我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我就要见到我的七楼。他,将决定我是否会飞往巴黎,还是留在他的身边……
  
  
  
  2006年3月6日,穿过一簇又一簇的白云后,我第一次来到了上海。从机场里出来,我有点迷茫的擦了擦疲惫的眼睛,从鲜艳的广告牌里,体会这个国际大都市的气氛。我跟着队伍徐徐走出长长的机场大厅。
  
  我没有带太多行李,仅仅随身一个皮箱。虽然这一走至少都要一年的时间,而且即将去一个陌生的国度。但对于我那坐在麻将桌边的妈妈来说,我去广东工作的时候可能更长,至于去哪,根本不是问题。所以她在我走出家门的那一刻,一句话都没有说。也只有从小相依相靠的表姐送到我荷花机场。
  
  姐妹俩坐在候机大厅里,静静的等候。我突然想起一年前的那个早上。他用力的抱紧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I Love You”……我再也坚持不了,爬在表姐的腿上大哭,表姐开始不知所措,叫着我的小名,一个劲的哄我……直到最后姐妹俩都成了泪人。
  
  “小姐要上车吗?”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糊里糊涂,跟着队伍排上了出租车。我回头看了看后面的长龙,爬上了出租车。
  “小姐要去哪呢?”司机一口的方言普通话,我想起七楼曾经多次向我提到过“人民广场”。
  “去人民广场!”司机心领神会的把车驶出了机场。
  
  我掏出手机,找到那个熟悉但好久没有使用过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我在人民广场等你”,然后我把手机放到了包包里,下意识的放到了最底下,我一直有这个习惯,我需要惊喜。
  
  出租车从高架上下来后,绕来绕去,在上海博物馆门口放下了我,人民广场出乎我的意料,在这个寸土黄金的地方,四周到处是高楼大厦,广场并没有我想像得那么开阔,斑马线上密密麻麻的人穿流不息。
  
  我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从手提包的最底下搜出了手机,想惊喜的在上面看到一条急切的短信或者一个未接电话……然而什么都没有,依然是一朵孤单小草占据着手机屏幕。我重发了刚刚那条短信……10分钟以后,我再次重发了那条短信。
  
  30分钟以后,我拨通了那个上海手机,一首陌生的彩铃接听了我的电话……你过去从来都不用彩铃的,你说过,你以后也不会用的。
  
  一年前,在我扭头离开你的视线之前,你说过你永远不会伤害我,难道你说的不伤害就是永远不见我吗?我多么渴望从那黑压压的人流里走出一个你,魂牵梦绕的那个身影,穿着NikeT恤,牛仔裤,运动鞋,留着黑黑的胡渣,走到我的身边,紧紧的抱住我。
  
  2006年3月6日18点,我平静的搭上了飞往巴黎的航班。当法语音乐《Le Papillon》在空中响起时,望着窗外桔黄色的大上海,我轻轻的说,别了我的爱人,别了我的祖国。
 

添加时间:2006-6-25 22:15:32 
添加:小虎

 

10.豆豆  很好 很感人
07.1.25 21:54 60.223.21.*

...............................................................

9.神秘人  很好 特别感人
07.1.25 21:53 60.223.21.*

...............................................................

8.蓝玫  爱 已过!别 回头!
  
06.10.8 0:52 222.173.250.*

...............................................................

7.无名  不错
06.10.3 19:21 219.137.174.*

...............................................................

6....  ....
06.8.30 11:45 211.137.211.*

...............................................................

5.xiu wen  文采好好哦,你与我同名,哈哈!!
  
06.7.16 22:32 58.252.70.*

...............................................................

 发表您的评论吧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请输入 看不清?  

 
TOP
 


设为首页  |   | 联系小虎  | 返回顶部  | 改变皮肤(1)  | 乐非凡  | 粤ICP备14059229号-2